蜜汁甜宠:娇妻萌萌哒

甜瓜爱吃蜜 作品

    走进办公室的白七夏看着七爷跟洛北辰两人,在吃着火锅喝着小酒,看着底下的现场直播。

    “你们两个好惬意。”

    白七夏闻着特别香的火锅味,感觉自己刚在底下运动量太大,现在好像又饿了,摸着肚子坐了下来,“还有筷子吗”

    两个大男人瞪着惊恐的眼睛看着白七夏,不由的护着自己面前的菜。

    “你不要告我你又饿了”

    “你不要说你想吃”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像是一个是冰、一个是火,两个极端坐在一起也是难得的场面,最主要思想还这么的一致。

    “这么和谐的画面,难得一见。”

    两人知道白七夏说的是什么意思,但是还是没有放开手中的菜,如果记者进来拍下这一幕。

    两个商业鳄抱着菜一脸的舍不得,不知道大家看了会是什么反应。

    “这么难得的画面,难道不应该庆祝一下”

    白七夏的提议,让两个人实在是没法拒绝。

    “我们各自吃各自的,没有什么好庆祝的。”

    洛北辰率先开口,他细嚼慢咽,还没吃几口白七夏就上来了,肚子还饿着呢。

    “对,没什么庆祝的。”

    七爷也附和着,他好不容易动起筷子,才吃出味道来,实在舍不得放手。

    “我的事圆满解决了,不该庆祝吗”

    两人没办法,慢慢的放开了菜盘子。

    白七夏看着两人没出息的样子,“你们俩也真的是凭实力单。”

    拿起筷子大吃特吃了起来,一脸满足的样子,直接忽视旁边两个人不满的表。

    “咚”

    门被使劲的撞开了,三个人吓得同时扔掉了筷子,最惨的是七爷刚塞进一片菜叶,被吓的直接辣椒呛到了嗓子里去了。

    “咳咳”咳个不停,太过于用力脸被咳成猪肝色,“进来为什么不知道敲门吗”气急败坏的指责着夏橙。

    一脸怒意本上来找白七夏茬的夏橙,看着洛北辰、七爷都在愣在那里不知所措,看着三个人面前的火锅,眼里闪过一丝的恨意夹杂着妒忌。

    “白七夏你为什么要这么的害我白氏跟夏氏是竞争对手,但是你也不能耍手段。”

    夏橙站在那里哭哭啼啼的,一副梨花带雨的模样,不停的用袖子摸着眼泪。

    得火锅又吃不成了,真扫兴,白七夏一脸的不高兴,“我耍什么手腕了我是跟你一样花钱雇群众演员了还是跟你一样花钱让记者扒你的老底了”

    白七夏看着咕嘟嘟的火锅,不紧不慢的说着,反正是吃不成了,夏橙你不让我吃火锅,那我也不会让你在洛北辰面前好过。

    “你诬陷我。”

    夏橙脸不红心不跳的,白七夏其实佩服夏橙的,不知道她去演像她这样的坏角色,是不是非常的精彩。

    “夏橙你不去演戏真的太可惜了。”

    看着白七夏一脸嘲讽自己的表,夏橙的脸“唰”变得狠了起来,“你什么意思今天在洛哥哥面前,你把话给我说清楚。”

    “难道我说的不够清楚吗你演那些坏女人,本色演出或许得个小金人不在话下。”

    白七夏双手环,一脸调侃的看着夏橙,如果她要是夏橙早就夹着尾巴走了,又跑来丢人现眼的。

    “白七夏不要说这些没用的,我今天要让你还我一个清白。”

    白七夏看着夏橙这样无休止的纠缠,有些厌烦、更加的有些崩溃,“你说你到底想干什么痛快一点,总这样死皮赖脸的纠缠,有意思吗”

    “死皮赖脸你让我的颜面扫地,你说话当然轻松了。”

    看这样子,夏橙今天不占一点优势,是不会善罢甘休了

    “你说的其实也对,狗咬我一口,我不能反过去再咬狗一口。”

    前半句夏橙的眼神突然亮了,听到后半句之后夏橙气的牙痒痒,恨不得扑上去咬白七夏一口。

    “你”

    洛北辰听着两人唇枪舌战的,光洁的额头微微的皱着,“夏橙你到底想怎么样”脸上是掩饰不住的厌烦。

    看着洛北辰没有给自己好脸色,“白七夏你在洛哥哥面前嚼我什么舌根了”

    白七夏郁闷的看着夏橙,不知道她的脑子整天在想着什么,她这样谁不厌烦,“意思你整天在洛北辰面前嚼着我的舌根,要不然你没有做过,你怎么会知道的”

    “你”

    夏橙总说不过白七夏,当然心里非常的不甘。

    七爷坐在那里静静的吃着火锅,喝着小酒,看着两人在这里唇枪舌战,觉得另是一番体验,“别停呀我这正听到兴头上了。”

    七爷的话让夏橙更加的有挫败感,她知道七爷她惹不起也没有任何交集,不敢顶撞七爷,把怨气全部的归到了白七夏的上。

    “白七夏你这样歹毒的女人,到底给他们灌了什么**药,让七爷跟洛哥哥这么的喜欢你”

    看着夏橙嫉妒的眼神,白七夏竟然有一种骄傲的感觉,“这个**药的配方,我当然的不能给你,哈哈”

    “不要脸。”

    夏橙气的咬牙切齿,全然忘记要在洛北辰面前装淑女。

    “够了夏橙你到底要闹到什么时候”、

    洛北辰已经开始不耐烦,吃火锅的心也没有了,抓起桌上的酒杯一饮而尽,眼前一亮,从不喝白酒的他,心烦意乱时感觉比红酒更加的过瘾。

    “洛兄再给你倒一杯”

    七爷看着洛北辰的表,跟自己刚才是一样的,感觉他们俩格是那么的相似。

    “嗯,满上。”

    洛北辰对七爷也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觉得俩人非常的投缘,兴趣好都一样。

    两人喝的不亦乐乎,夏橙咬咬牙感觉洛北辰完全忽视了自己,白七夏也坐了下来开始吃了起来。

    夏橙完全变成了隐形人,她有些不太甘心,“洛哥哥”滴滴的叫着洛北辰,刷她的存在感。

    这种麻的声音,白七夏顿时浑的鸡皮疙瘩起了一地,不由的打了一个寒颤。

    “出去”

    洛北辰简洁的话语,却非常的冰冷,让人有一种畏惧感。

    “洛哥哥难道你不疼橙子了吗”

    白七夏以为自己已经刀枪不入了,但是听到这句话心里还是怪怪的。

    “啪滚”

    洛北辰粗大的手,使劲的拍着桌子,他的表忍无可忍。

    夏橙跑过来恶狠狠的表,直接把桌子掀翻,哭的跑了出去。